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丛均禅易---觉知动作的博客

意吸合一即禅修,无思无为乃易道,人与自然环境的和谐统一是风水,三位一体吾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愿我的文字,能使苦难的众生得到收益,心有所悟,远离人世间烦恼、远离灾难遭遇、远离冤家陷害、不见恶人、不闻恶事、得佛力加被,身体健康、心情愉快、事业顺畅,无量光、无量寿、无量福!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

网易考拉推荐

禅学故事  

2013-07-03 15:39:57|  分类: 生活卦象演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滟鑫《禅学故事》

1

天上的月亮映在水中是本色,映在血中是红的,映在墨中是黑的。月亮不能不承认墨中的月亮不是月亮,也不能怪墨汁歪曲了自己的形象,因为那无异于怪墨汁是黑的,而如果墨汁不是黑的就别扭写字。
  一个人对待他人的非议也应该如此。世上的一切本无所谓对,无所谓错,无所谓是,无所谓非。天使眼中都是天使,魔鬼眼中都是魔鬼。人都只能看到自己心中本来有的东西。

 

禅学故事 - 滟鑫 - 冷堂の_の

2

一切的境遇无所谓悲,无所谓喜。痛若和幸福都是颠倒妄想。
  先说痛苦:比如有个百万富翁,他拥有有一家公司,一所豪华的房子,一部高档的车子,一个漂亮贤惠的妻子,一个聪明可爱的孩子。好。假设就在同一天,他的公司倒闭了,车子被贼偷走了,妻子被车轧死了,孩子掉井里淹死了,回家一看房子倒塌了,他流落街头成乞丐了。骤然间落到这一步在常人看来是很痛苦的事,可是,一无所有流落街头是乞丐的常态。普通街头乞丐不感觉痛苦,所以这个人的痛苦就是错觉。
  再说幸福:有个乞丐,天上掉馅饼,成了世界首富,他快乐吗?世界首富是比尔盖茨的常态。比尔盖茨没感觉快乐,所以这个乞丐的快乐也是错觉。
  一切感情都产生于境遇的落差,而这个落差就是错觉,因此都是虚妄的。亿万富翁和一无所有的乞丐对生活的满意程度没什么不同。富翁一旦变成了乞丐就会跳楼,乞丐变成了富翁会象范进中举一样一口痰噎疯。人都是被自己虚幻的错觉所误。
  
禅学故事 - 滟鑫 - 冷堂の_の
  3
  有个小笑话:一个小女孩拿着日记本请一位派头很大的明星签名,这位明星签名后得意地等着小女孩向他道谢呢,兴奋的小女孩一看那个签名,立马掏出橡皮来擦,嘴里嘟囔着:〝我当是谁谁谁呢,原来是谁谁淮。〞
  人人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可是也许在他旁边的第二个人看来他什么都不是。
  所以,佛教人破除我执,也就是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你生为你,他生为他,我生为我,都是极为偶然的
   4
  法华经里有一个火宅的譬喻:城中有一长者,财富无量,儿女众多,尚在稚齿。其家广大,唯有一门,忽然火起,焚烧宅舍,孩子们尚于火宅内嘻戏玩乐。长者大呼火宅危险,欲令孩子们逃出门外,而孩子们不知何者为宅何者为火,贪著游戏无求出意。长者虽身手有力,亦不及一一抱之而出。此时长者急中生智,告诉孩子们门外有一装饰华丽的牛车,车上有他们所喜爱的种种珍玩奇异之物。孩子们一听,欢喜非常,踊跃而出,火宅在他们身后轰然倒塌,孩子个个安然无恙,而长者也果然兑现所许牛车及种种玩物。
  最好的艺术作品也应象这位长者所许给孩子们的牛车,首先是一种诱惑,一种人们所喜闻乐见的东西,救人于水火的慈悲正在其中而众人不自知。

5

雕刻就是剔除多余的石头,磨刀就是去掉刃上的锈迹,拭镜就是擦掉镜面的灰尘,垢尽明现。
  一切的功夫原来都是减少,而不是增加。(“为学日增,为道日损”也是这个道理。)人格修养无非就是剔除非我的东西。
  世上的一切,都是:复杂容易,简单难。一块石头滚到山下不变样儿,一个花瓶落地就碎了;贝多芬莫扎特的音乐尽管伟大,但不是人人都能听懂,而晨钟暮鼓简单得让每个人听了都会有暮色苍苍前路渺茫之感。
  《诗经》也是,简单得就像婴儿咿呀学语,但它写尽了人间所有的基本情感,千古伤怀;而唐诗才情横溢,宋词风情万种,都小了。愚以为:三百篇以下无诗。诗经字字好,汉诗句句好,唐诗篇篇好,宋词人人好,元曲一代好。就是说,诗经的好处是字字珠玑,好到每个字,汉诗有好句,唐诗有好篇,宋词是那几个人,元曲好是好,全都那个样。
   6
  天上的月亮只有一个,而千江有水千江月。月亮可以映在大江大海里,映在池塘里,映在一只酒杯里。值得琢磨的是:酒杯虽小,映在酒杯里的月亮一点都不比映在大江大海里的月亮小。
  人在一切问题上的争论,都像是江海跟酒杯争论谁的月亮大。
  实际上一个客观的世界并不存在。地球上有60亿人,就有60亿个世界,每个人都是以他自己为圆心的那个世界的主人。“万物皆备于我”,不必畏惧一切你自以为比你伟大的人,鞋子是你的鞋子,上司是你的上司,总统是你的总统,离开你,他们什么都不是。
   7
  看到一则国外的报道:一个杀人无数的持枪歹徒在街上被警察包围,他抓住一个孕妇做人质,就在警察的包围圈越缩越小时,这个歹徒听到被他挟持的孕妇一声痛苦的呻吟,发现这个孕妇要早产了。歹徒像傻了一样不自觉地松开孕妇的一刹那,被击毙了。
  这个歹徒的灵魂一定会上天堂。他下意识地松开孕妇的那一刻,那是出于本能的对于生命的敬畏,这比做了一辈子好事的雷锋更让我感动。
  善恶在神的眼里跟我们人间不一样。阎王殿的律条是: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律条见《聊斋志异》首篇《考城隍》)。
        8
禅学故事 - 滟鑫 - 冷堂の_の

8

武侠小说里的仇人之间,为了报仇,总结上次败给对手的原因,躲在深山里琢磨着对方的招数苦练武功,直到把对手的一招一式揣摩得清清楚楚。显然对方也是如此。然后这个人出山报仇,杀死了对手。可是,报仇雪恨之后的大侠感到孤独了,因为,只有被他杀死的这个人,才知道他的武功多么高强。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他杀死的人实际上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知己。
  道理就这么简单:你最亲密的人是你的敌人;而你的敌人,正是你的知音。
   9

有一对贫穷的小夫妻,男人是个小文人,女人是个保险推销员。男人幻想着一举成名天下知,女人指望着发财过上好日子;男人像所有穷酸一样想象着前路会有一个红颜知己在等他,女人也像一切俗女子一样巴望着有朝一日能被一个有钱人看中红杏出墙跳出火坑。
   可是实际上,男人只在报纸边角发表过一个小豆腐块,女人也仅仅卖出一份保险,还是卖给她妈了。这对同床异梦的小夫妻因为贫穷互相折磨,恶语相加,终而至于动起手来。厮打中女人的头碰在衣柜上,从此精神失常了,整天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做些莫名其妙的动作,寻寻觅觅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把家里翻腾得乱七八糟。他们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一天晚上疯疯癫癫的女人终于从床底下的箱子里扒出一件崭新的衣服,穿在身上,显出前所未有的妩媚,含羞带怯地跟一个不在场的显然曾经跟她上了床的男人说话。根据女人念念叨叨说出的日期判断,那是在她精神失常不久前的事情。男人醋意大发,不顾女人是个病人,把她捆起来左右开弓扇她耳光,逼问她红杏出墙的经过。女人在严刑拷打之下老老实实说出了那天的整个过程。
   日期还是那个日期,可是年份是这对小夫妻初次相识的那一年。小女人固执地寻找出来的这件新衣服就是她认识这个小男人那一天买的,这么多年一直都没舍得穿;小女人在寻找这件衣服时念念叨叨说的话,全都是最初的几年他们的生活里点点滴滴的往事。
   有个乡下的年轻人总是抱怨生活不公,他爹说:“生活不知道你是谁。”
   生活不是梦工厂,从来不会多给哪个人一点点。但是生活就以这样的方式显示了神的慈悲:你追求的幸福,早就存在了。你身边离你最近的那个人,就是你唯一的守护天使;你当前所过的生活,就是你唯一的现实。
   一个小人物,当他认识到自己什么都不是,只不过一个可怜虫,而且坦然接受这样的命运,就是领受神恩了。让一个做大梦的小人物恢复一颗平常心,是比缔造一个国家还要伟大的功德。
禅学故事 - 滟鑫 - 冷堂の_の

10

在一辆夜间行驶的火车上,有个年轻人和坐在他对面的一个怀抱旅行包的年轻漂亮的陌生女郎搭讪了几句话,两个人还互相留了地址。火车到达一个中途车站时,那位女郎把旅行包塞在这个年轻人的怀里一句话没说就下车了。年轻人隔着车窗望见那个女郎在星月下渐 去渐远,消失在月台上的人流里。年轻人一直在等待着那个女郎回来和她一起同行,可是那个女郎再也没有回来。年轻人在那一站久久伫立,他想,受托保管的这个旅行包里一定是那个女郎最最珍贵的东西,他为受到一个美丽的陌生女郎如此信任而浮想联翩。他望着一辆又一辆进站的火车,那个女郎再也没有出现。

 匆匆相遇,匆匆离别,让这个年轻人感慨万千。他相信自己跟那个女郎的缘分不会到此为止。回到他所在的那个城市后,他一直非常细心地保管着那个女郎的旅行包,他越来越相信那是一个信物,一次预约,想到这个,他的心里就充满了一种温暖的感觉。从那以后,有多少关注,多少期盼,都跟那天夜里在旅途中的小站上那个在星月下渐去渐远的女郎的身影有关啊。那个陌生女郎,那个受托保管的旅行包,集中了这个年轻人对于生活的一切最美好的想象和朦胧的绮思。
   半年之后,那个美丽的陌生女郎终于来找他了。那个女郎付给了他一笔钱作为回报。年轻人在一种失望的懊恼之下紧紧追问那个旅行包里究竟是什么东西。真相大白,他怀着那样美丽的希望替女郎保管的旅行包里是,白粉。年轻人再次回忆起那天夜里火车停在中途车站的时候,他后来一直在心中过滤掉了的一个细节:那时有个目光炯炯的警察冲上车来,这个女郎是紧张兮兮地把她的旅行包塞到他怀里跑掉的。
   王阳明说心外无物。有一天他和一个朋友去逛山,看到山间花树正开花,朋友就说,你看这山间花树花开花落,独自荣枯,难道这也是你的心?王阳明说,你未看到此花时,此花与你的心同归于寂;你看到此花时,此花与你的心一时都明白起来。我想王阳明的意思是说,花开花落,独自荣枯,这已经是看花的人自己赋予花的品格了。

11

有个县官最厌吃肉。有一天升堂审案,衙役问如何处置犯人,县官说,罚他吃肉。
   有只小老鼠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一头大象坐到了它前面那一排挡住了它的视线。小老鼠非常不满,就跑过去坐在大象的前面,然后回头对大象说,你瞧,人家把你挡住,你高兴吗?
   两则笑话都在说明一个道理:以自己的感觉去判断他人是多么可笑。

禅学故事 - 滟鑫 - 冷堂の_の

 

12

创世之初,上帝造人,每造一个,魔鬼就把人吃了。而上帝默默不语,仍然不停地造人。魔鬼发怒了,跑到上帝身边咆哮道:“别再造了,不然我把你吃了。”
  可是突然,魔鬼发现上帝早已泪流满面。上帝说:“我得有事可做呀。除了造人,我还能干什么?”
  魔鬼低下了头,哭了:“我吃人,也是为了有事可做。”


13

有个小和尚问师父:“如何才能解脱?”师父说:“谁捆住你了?”
   有个笑话:一个瞎子走在桥上一脚踏空,抓住桥栏大呼救命。有个过路人让他松手就是,这个瞎子不听那人的话,仍然呼号不止,直到筋疲力尽松了手,双脚落地,安然无事,原来桥下没水,他离地只有半尺高。
   “天下无事,庸人自扰”,这是一句老生常谈。然而细思之,这句话究竟什么意思?
   如果有人说:“所有的眼泪都是自怜,一切的痛苦都是贪心。”是不是人人都会反对?
   为自己流泪是自怜,难道为他人流泪也是自怜吗?是的。因为他人的遭遇触动了我们自己内心的隐痛,所谓共鸣是也。
   为了得不到满足的欲望而痛苦是贪心,难道为了跟亲人的生离死别而痛苦也是贪心吗?是的。因为我们想跟亲人永远在一起,不分离,这同样是一种占有欲。
   如何才能不再有痛苦?无他,恢复上天造人的本来面目。换个说法也许同样令人费解:恢复你未出生以前的本来面目。
   原来我们自降生之日起所看见的一切都是假相,都隔了一层“摩耶之幕”。我们对一切事物的判断都不过是根据我们自己有限的那点经验。一切乍悲乍喜的境遇都好比是蜀犬吠日。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悲欢离合早就无数次地有人经历过了。历史也不过是相同的故事,被一代又一代不同的人扮演着。太阳底下无新事。
   话一说就错,事一做就偏。
   《金刚经》上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
   道学先生说:存天理,灭人欲。
   这句臭名昭著的励志格言实际上被曲解了两千年。
   佛教给一般人的印象是消极的,似乎就只是教人看破红尘,万念俱灰。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为什么佛连一草一木一只蚂蚁一只飞蛾都不忍伤害?我们想过没有,连一只苍蝇,你去打它,它都会跑,它不想死。你看看那掉在陷阱里的野兽充满强烈的求生欲的挣扎,或者听听那夹在捕鼠器上的一只小老鼠发出的凄厉的尖叫,你想没想过它们都跟我们一样有活着的权利。人间的律法并不制裁我们对它们的伤害,但它们跟我们一样都是上天的造物,我们在伤害比我们弱小的生命。
   佛教是消极的吗?是的。佛教是被曲解了两千五百年的健全的佛陀教育。
   六千年的文化都是加在我们身上的层层污垢,让我们只是活在概念之中。试想一想,我们究竟有多少感情的产生是来自于切身的感受?文明的进步和发展又一点点地剥夺了我们产生最真实的感情的机会。举一个例子就行了,“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如果当年的杜甫使用了手机或视频电脑,就不会有这首诗流传下来。  

 

禅学故事 - 滟鑫 - 冷堂の_の

 

14

有条蜈蚣去跑步训练班参加培训,教练一遍遍地教它,迈左边第一条腿的时候,迈右边第三条腿;迈左边第二条腿的时候,迈右边第四条腿。这条蜈蚣在教练的指导下怎么都学不会跑步。教练生气地大吼一声:“滚出去。”这条蜈蚣吱溜一下飞快跑掉了。
   有个人做了一辈子的贼,从来没有失过手,每每在危急关头也总是化险为夷成功脱身。他的儿子缠着他把这手绝活传给他。于是这个人就在当天夜里带上儿子去实习。父子俩翻墙潜入一富户人家存放东西的房间,撬开一个大箱子,里面都是绫罗绸缎,待儿子跳进去后,贼父啪地就把箱子锁上了。主人听到动静唤醒家人点着火把赶过来,贼父丢下贼子逃跑了。贼子憋在箱子里,知道箱子锁着,人一走他就无法出去,于是急中生智学老鼠叫,这家的人听到了,以为箱子里有老鼠,就打开了箱子,贼子猛地窜出来跑了出去。这家的人在后面紧追不舍,贼子眼看难以逃脱,跑过一口井边时,搬起一块大石头扑通丢进去,追赶他的人黑暗中听见那个声音,就以为这家伙掉进井里了,于是不管不顾调头回家了。贼子惊魂未定地回到家,气愤地哭着埋怨父亲不但不教他绝活而且还坑害他。贼父问他是怎么逃回来的,贼子就一五一十说了逃脱的经过。贼父说,你本来就是个身怀绝技的贼嘛。
   说人是文化动物不知是褒还是贬。凡是经过教化的一切品质都不如与生俱来出自本能的。在文明社会里,一个人最可贵的不是文化修养有多高,而是身上保留了多少野性的东西。
   卡门是个抽烟喝酒打架贩毒把男人像衣服一样换来换去的野女人,但她是艺术世界里永恒的经典形象。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她是一个自由意志的生命,而且我们文明人永远不应该在生活里效仿她。用句哲学名词来说,这就是文化与人的永恒的二律背反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